1. 首页
  2. 娱乐

“霸道”乾隆大转变:1741年四家铸币厂罢工事件始末

在“清宫戏”“戏说剧”地影响下,一些皇帝们被描述为为国为民的老黄牛——爱民如子、什么事情张嘴闭嘴都是为苍生,对待臣下、老百姓也是和蔼可亲。今天我们就讲一个真实案例。

(1)发工资的那一天

乾隆六年七月二十七(1741年9月6日),户部宝泉局的四个铸币厂的工役们很高兴,该发工资了谁不高兴呢。按照朝廷规定,工匠们的工资按季度发,发一次要顶三个月。手快的人,恐怕早就“借钱”生活了。

很快,工厂方面核定的工资额度被告知了:每卯工价银23两6钱1分。请注意这不是一个人的工资而是47个人的工资。

每卯就是一炉铜钱的生产周期。按规矩一年36卯,每月要三卯。工人们听完额度后便纷纷表示“每卯少了四两!一个月就是十二两!”

工人们地要求很简单:炉头需要重新核算工钱,否则停工。

炉头们怎敢答应!顷刻间,四间铸币厂的工人们开始嚷嚷着罢工。炉头立刻上报,监督丁廷让得知消息后立刻跑到铸币厂劝说工人们:先拿钱开工,再核算工钱。

工人们起先还对丁廷让有些畏惧,平日里监督大人惊堂木一拍,大吼一声:给我打、给我夹、给我抽!那可真是威风凛凛,让人胆寒。

但是现在可不一样了,人多力量大,特别是干活给钱天经地义,朝廷更得讲理讲法呀。在一些领头人地带领下,丁廷让的声音被淹没了。

面对如此情况,丁廷让也不敢硬来,只好去求直接主管——户部侍郎三和。

三和一听连忙吩咐:不管怎样,罢工工人必须立刻复工,万一被知道了,咱们谁也吃不了。赶紧回去跟工人们好好说,不要来硬的。

丁廷让听罢再次跑到四家铸币厂分别安抚工人。在其不懈努力下,西、南、北三厂的工人们陆续领取工资并答应开工。只是在东厂出了问题。

原来,翻砂匠童光荣在和工役们商量如何对付丁廷让时表示:不能就这么便宜。既然已经闹大,就该通过这次罢工,把两年来的旧账全部补齐。每炉每卯工钱二十八串。

请注意童光荣要的是铜钱,而工资发的是银两。

(2)意见领袖童光荣与工人间的贫富差距

因为童光荣所执行的工种地位较高,在工厂的地位颇为重要。所以,他在工人间有一定地位。

在清朝前期,铸造厂每炉每卯工人47人,分炉头1 人、匠头1 人、上炉匠1 人、倒火匠1 人、翻沙匠6 人、刮沙匠3 人、刷灰匠2 人、采钱匠2人、杖钱匠3 人、滚钱匠2 人、磨钱匠10 人、敲铜匠1 人、煤熯匠1 人、踏糙匠1 人、拣选匠4 人、穿数匠1 人、省眼匠1 人、淘沙匠2 人、杂用小工4人。

在这47人中,炉头就是工头儿,负责与官府交接,同时监督各道工序。炉头外就是匠头,负责对铸钱的成果钱币进行审查。无疑,这两个职位最重要。

铸币分为八个工作流程,即看火匠、翻砂匠、刷灰匠、杂作匠、锉边匠、滚边匠、磨钱匠、洗眼匠。其中最关键的工序就是翻砂。

翻砂就是手工铸造,将固态金属进行热加工至液态金属后,倒入通过粘土或粘结砂作出的模具中进行浇注形成铜钱。翻砂工序是打造“母钱”“子钱”的关键工序。翻铸母钱而成的钱就是“子钱”,子钱就是我们平时使用的铜钱。

因为翻砂匠的地位比较重要,在铸币厂内也就有一定影响力,其话语权就比较重,赚的钱也就自然比较多。

每炉每卯的工钱由炉头分给46人后,有的人钱多有的人钱少,自然就会有生活上的相对贫富问题。因此,有的人并不急需这笔钱,所以拿不拿工钱可以忍受。但如果急需的话,就不能不领了。更重要的是,不是每个人都希望和官府“对抗”下去。

童光荣号召工友们罢工,大部分人都支持索要工钱。磨钱匠张文仓就很想拿到工钱、听官府的话去复工。张文仓所做的工作属于“磨钱”工序,其工作技能要求并不高,就是把铸造出来的钱币按照“母钱”标准进行打磨。因为,“磨钱”工序简单,在工资分配上就比较弱势。

由此,张文仓一表示自己反对罢工,要去领钱复工,就遭到童光荣地怒斥。二人随之发生打斗,在激烈地打斗中,童光荣将其刺伤进而死亡。

此事发生后,丁廷让立刻禀告三和,户部侍郎三和立刻命兵士对童光荣进行搜捕。抓到后将其送交给大兴县进行审问。见出了人命,东厂的工人们也就领了工资复工了。

阅读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夜灯网:http://www.yeiden.cn/ent/435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