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头条

台湾乐评人焦元溥:我如何抵达108位世界级钢琴家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瑾华

“我的祖父是杭州人,仁和医院出生的。这次‘钢琴大师课’,很高兴放在了祖父的出生地杭州。”

上周五晚上,台湾乐评人焦元溥带着他的四大卷《游艺黑白》来到了杭州。生于1978年的焦元溥,衣着简洁时尚,看起来风度翩翩又温和谦逊。

记者有个鲜明的印象,当晚来到单向空间的读者和乐迷们,无论是什么年龄层的,看起来都很漂亮。他们衣着得体,风度翩翩,来这里和焦元溥一起度过一个关于音乐的美好周末。

这场“琴键上的时光”钱报读书会进行了2个半小时,跟一场音乐会时间差不多时间。那么焦元溥那些扑在琴键上的时光有多长?

他一共采访了108位钢琴家,初版写了53万字。今年7月,还在往新版里加新内容,最后书有了107万字。

他写作的长度跨越了20年的。焦元溥做书中钢琴家的第一篇访问时,是1999年,当时刚二十出头,如今刚好20年,他已人到中年。

他说,能否顺利访问到这些钢琴家,也跟机遇有关。

20年间,几度访问,108位钢琴家,他们的追踪访问大部分是二到三次完成,还有些是六七次才完成。

他提到这些他近距离面对过的钢琴大师的变化。钢琴大师也是人,是会变的。这十几年来,他和其中一些钢琴家有很多谈话和聊天,他就不断地往访谈里加进新的内容。

也有一些遗憾,比如有一些内容,他为了尊重当事人的心意,很精彩却不能都写出来。比如有几位他想访谈的钢琴家,最终没有访谈到,后来大师就去世了。

世界也在变。这套《游艺黑白》自从2007年第一次出版,在海峡两岸都很畅销。不停地有琴童家长在搜这套书。20年间,很多当年玩古典乐的乐迷,现在成了公号主人。

20年做一件事,一个高度自律,精确的人。他写专栏,做电台主持人,是音乐作家,策划各种演出等。假如不做音乐,他想干的事是研究植物。照顾他的阳台。这是焦元溥。

“因为爱植物,砍了树印成书,对我说是特别伤心的事。”他这样说。

【在朋友家的沙发上和卧铺夜车上以及青年旅馆的访问之旅】

从1999年开始,他又是怎么想到做钢琴家的访问呢?

焦元溥说,“我看了一些关于钢琴家的书,看到很多八卦,但我更想写关于乐曲的东西。我会更想知道当事人对乐曲的看法。如果他们对某个乐曲真实的想法消失在了历史当中的话,我会觉得很可惜。”

他决定一个一个去见他们,面对面地交流。

“我喜欢面访。有些东西是乐谱上没有的,直接问就好了,省得去猜。访问了一些钢琴家后,我想为什么同一个时代里,这个人弹得跟大家不一样呢,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呢?作曲家的想法会变,钢琴家的演奏也会变。十年后作曲家的想法可能不一样了,希望钢琴家能表达他现在的想法。比如有些练习曲,标注了时间几分几秒弹完,作曲家自己也会改想法。音乐毕竟是一个活的过程,所以,我不去猜,我要去问他自己。”

就像焦元溥说的,我们在这个世界,看了太多武侠小说,武侠高手如何练成绝世武功,钢琴大师弹琴的方式,比如扁平的弹琴的方式,为什么会发生爆炸的感觉,一个音乐爱好者也会想去深究。

于是他开始成体系地追踪法国学派和俄罗斯学派,他说起自己那些年做访问的经历——

“第一版写出来的很大契机,是因为我在美国念书,我在波士顿,波士顿有很多音乐人。我的同学很多在巴黎念书,我就波士顿巴黎来回机票地飞,在巴黎朋友的家的沙发上睡一个月,半年前就要预约访问。有一个暑期,我收获了13位钢琴家的访问。之前的功课要做很多,我在波士顿读硕士,很感谢同学们的帮忙。”

“我去慕尼黑访问一位钢琴家,搭卧铺夜车,醒来找青年旅馆,是16人一起的大通铺。钢琴家问我电话和房间号码,我不敢说,因为我有点怕他知道住在青年旅馆。旅馆里各色人等,有的人派对完了早上才回来。我为了得体带了套西装,门一打开,青年旅馆里的旅客看到西装,脸上那种惊讶的表情,我现在还记得。”

比如说钢琴家德沃斯,90岁时去世了,他的臭脾气很出名,会骂人。焦元溥表达了要采访他的请求时,做好了挨骂的准备,结果这次访问,成了大师演出这么多年,最愉快的一次对谈。

阅读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夜灯网:http://www.yeiden.cn/toutiao/1176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