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

“跟我上”与“给我上”

  小时候,总喜欢看解放战争的战斗影片。其中,让我记忆犹新的,就是每逢战斗,蒋军指挥员总是贪生怕死地连续挥动着手枪,大声嚎叫:“兄弟们,给我上!”而我军指挥员则端着枪身先士卒地跃出战壕,大声喊道:“同志们,跟我上!”看后,内心受到强烈震撼的,正是“跟我上”与“给我上”这个字数相同且一字之差的一句话。也正是这一点,产生了截然不同的战场效果,点名了两军区别之所在,也决定了战争胜负之天平。
  “跟我上”与“给我上”都是带有命令性质的指挥话语,也是官兵行为准则和道德规范的参照系,但两者却有个主动承担与被动接受的行为过程。前者不仅能起到强烈的榜样示范作用,而且能充分发挥感召辐射效应,促进官兵圆满完成各项任务。这次抗震救灾,武警部队某师参谋长王毅带领200名官兵冒着暴雨、落石、余震,昼夜兼程急行军21小时,第一个到达震区中心;某集团军军长许勇第一个带队到达重灾区映秀镇;空降兵某部李振波大校带领14名勇士怀揣遗书,从5000米高度向灾区空降,为后续部队开辟了通道。这些血与火的考验和生与死的较量,都充分展现了领导干部率先垂范、冲锋在前的榜样力量。与其相反的,那些时时事事表现出“给我上”姿态的少数干部骨干,则很难圆满完成任务。即便是如愿完成了任务,但却不能说得让人信服,做得让人佩服。
  战时“跟我上”是无声的命令,是激发官兵勇往直前、夺取胜利的力量源泉;平时“跟我上”是磁石般的巨大精神合力和强大人格魅力。俗话说:“打铁先要自身硬”、“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跟我上”的力量是无穷的,最好的教育莫过于用伟大的行动作示范,用高尚的操行来感化。长期以来,我军一茬又一茬的干部骨干,用“跟我上”的无声行动,在官兵心中树起了一面面鲜艳的旗帜,产生了很好的示范、引导和鼓舞作用。这次抗震救灾,上至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领导人,下至基层党支部以及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iden.cn/auto/2197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