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娱乐

北魏内讧触目惊心:拓跋弘假禅位以退为进,冯太后凶残毒杀太上皇

魏文成帝拓跋濬去世之后,冯太后干掉了辅政大臣乙浑,开启了自己的第一次执政生涯。

太后执政到底好不好?从豪门士族和军政大佬的角度来看:如果自己不能执政,那么太后执政就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太后在执政过程中侵犯了豪门士族和军政大佬的利益,他们就可以打着尊崇皇帝的旗号压制太后;如果皇帝在亲政后侵犯了豪门士族和军政大佬的利益,他们还可以通过支持太后继续执政的方法压制皇帝。

在这种背景下,无论是太后还是皇帝,都必须尽力讨好豪门士族和军政大佬,这种权利格局对于他们而言是非常有利的。

冯太后的第一次执政并不成功,只持续了不到两年就结束了。

很多人认为:冯太后第一次执政还算成功,只是因为魏献文帝拓跋弘当了父亲,所以冯太后理应归还执政权,这种说法未免也太把政治当儿戏了。

戊申,魏主李夫人生子宏。夫人,惠之女也。冯太后自抚养宏;顷之,还政于魏主。——《资治通鉴》·宋纪十四

如果冯太后的工作能够令豪门士族和军政大佬普遍满意,那么魏献文帝拓跋弘就绝对没有夺回权力的机会,因为大家无法确定拓跋弘是否会向冯太后那样尊重他们的利益。如果拓跋弘的做法和冯太后没有本质的区别,那又何必多此一举,随意撤换执政者呢?

从这个角度来看,冯太后的第一次执政,必然是无法令豪门士族和军政大佬满意,所以大家找了一个理由,就把冯太后赶下台了。魏献文帝拓跋弘获得了亲政的机会,他当时只有十四岁。

魏献文帝拓跋弘亲政之后,却开始试图扩张皇权,他是怎么扩张皇权的呢?答曰:严刑峻法。

亲政两年之后,魏献文帝拓跋弘曾试图制订一条法律:“受贿超过一只羊或一斛酒的,都要判处死刑。行贿者以同谋罪论处,检举者可以获得一定的官职。”

魏主诏:“吏受所监临羊一口、酒一斛者,死;与者以从坐论。有能纠告尚书已下罪状者,随所纠官轻重授之。”——《资治通鉴》·宋纪十四

在我看来,法律永远都是摆在台上的道具,只是用来具现台下较量的道具。

严惩贪污受贿当然是很好的法律,但魏献文帝拓跋弘却把刑罚定得这么重,显得十分不近人情。一旦皇帝决定打击某一位不服从自己的官员,只需要把这个罪名往相关官员的脑袋上一扣,几乎就是百发百中的。别说当官的了,就算是我们平民百姓,又有多少人是一点小便宜都没占过的呢?

对于官员而言,一只羊或一斛酒恐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小便宜,他们甚至都不会在意这些小便宜,可这些小便宜最终却会成为官员的罪证,岂不令人胆寒?

如果真想严惩贪污受贿,就必须从打击既得利益集团做起。如果只有某个人受到这种不合人情的法律严惩,大家只会认为这个人的命不好,或是在政治斗争中失势,却不会认为他真是死于贪污受贿。

在此之前,魏献文帝拓跋弘还制订了一些减轻底层百姓负担的法律,实施之后效果不错。

魏主始亲国事,勤于为治,赏罚严明,拔清节,黜贪污,于是魏之牧守始有以廉洁著闻者。——《资治通鉴》·宋纪十四

与此同时,拓跋弘又杀死了重臣慕容白曜和李敷,这两个人可不是什么小人物:慕容白曜开府仪同三司,李敷袭爵高平公,他的弟弟李奕与冯太后关系密切。可拓跋弘在杀他们的时候,只不过用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换言之,这两个人之所以被杀,完全是因为他们挡住了拓跋弘的集权之路。

四年冬见诛。初乙浑专权,白曜颇所侠附,缘此追以为责。及将诛也,云谋反叛,时论冤之。——《魏书》·卷五十·列传第三十八·尉元等

敷既见待二世,兄弟亲戚在朝者十有余人。弟弈又有宠于文明太后。李列其隐罪二十余条,显祖大怒,皇兴四年冬,诛敷兄弟,削顺位号为庶人。——《魏书》·卷三十六·列传第二十四·李顺

以上的林林总总,我们大概可以看出魏献文帝拓跋弘的雄心壮志。

但这种有雄心壮志的皇帝,肯定很难令豪门士族和军政大佬满意。在这种背景下,豪门士族和军政大佬又转而支持冯太后出山,于是冯太后开始了她的第二次执政生涯。

当众人异口同声地要求冯太后重新执政的时候,魏献文帝拓跋弘做出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决定:禅位!

拓跋弘做出这样的决定,根本不是史书所说的看破红尘,而是源于与冯太后越来越激烈的矛盾。

最初,魏献文帝拓跋弘打算禅位给自己的叔叔——京兆王拓跋子推,这是拓跋弘的真实想法吗?显然不是。

帝雅薄时务,常有遗世之心,欲禅位于叔父京兆王子推。——《魏书》·卷六·帝纪第六·显祖纪

也有人说:拓跋弘之所以会这样做,是希望能有一位年长的皇帝压制冯太后,这种说法显然是经不住推敲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iden.cn/ent/438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