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时尚

【上观直击香港】前警队一哥、香港知名艺人,他们眼中的“家国情怀”

对于很多在香港土生土长的人来说,家国的概念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话题。在他们成长阶段中,对祖国的认识从何而来?对于当下香港局势,他们又有着怎样的思考?

香港警务处前处长邓竟成,香港艺人王祖蓝、陈百祥,讲述香港回归祖国前后的亲身经历,表达对国家的感情和他们眼中的“家国情怀”,向经历风波的香港社会发出正能量的声音。

邓竟成:回归仪式守护者,支持儿子当警察

从警35年,带领飞虎队突破多宗大案,作为香港警队曾经的一哥,邓竟成心中一直记得一个重要的时刻——那是1997年7月1日,邓竟成作为香港回归仪式典礼的安保负责人,守护着五星红旗从香港的土地上冉冉升起。

对于在香港长大的邓竟成来说,从小对国家的概念相对薄弱。“我还记得小学教室里挂着英女王的画像,小孩子并不知道她是谁,唯一开心的是,她生日那天我们可以不用上学。”他回忆,后来慢慢长大,对香港如何成为英国殖民地的历史开始了解,直到1997年回归,香港人终于成为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1976年,22岁的邓竟成加入了当时的香港皇家警察队,1997年回归后,更名为香港警察队。“在飞虎队6年,比较轰动的是1985年,我负责现场指挥飞虎队围捕忠信表行械劫案的嫌疑犯。”警队没有开一枪实弹,成功拘捕了所有匪徒。“其实当时冲进去的时候,匪徒已经开始掏枪,但我们还是快了半步,最终将他们制服。”

回归前一年,香港警务处交给邓竟成一个特别的任务,负责回归典礼仪式的安保工作。“那一年,我开始与内地公安部门交流合作,也开始对国家有相对深入的认识。”回归典礼是史无前例的,没有彩排,只有一次机会。经历了超过一年时间准备,邓竟成带领团队边做边学,顺利确保整个仪式的流程安全平稳地进行。他说,“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工作。”

邓竟成向记者展示了一封信,那是一张简单的问候卡。“这是我作为警务处长最后一天上班收到的。”信来自一位香港普通市民:“尊敬的邓处长,深切感谢阁下为香港市民付出的努力。香港警察勇于承担责任,是真正的勇毅。”邓竟成一直保存着这张卡片,这是他坚持走下去的动力。

今天,在香港社会所面临的局势中,警队站在第一线。“我看到每一位香港警察都是非常专业、克制地处理香港出现的暴乱情况。”在接受采访前,有一位完全不认识的市民主动找到邓竟成。“他要求我告诉所有香港警察:香港有很多市民支持香港警察,感谢警察为止暴制乱所付出的努力与牺牲。”

“我有三个儿子,我从来没有和他们说过,让他们像爸爸一样当警察。但最小的儿子还是将警察作为终身职业。”看到孩子的兴趣和抱负,邓竟成全力支持。

王祖蓝:痴迷京剧,希望用爱和尊重唤醒今天的香港

从警35年,带领飞虎队突破多宗大案,作为香港警队曾经的一哥,邓竟成心中一直记得一个重要的时刻——那是1997年7月1日,邓竟成作为香港回归仪式典礼的安保负责人,守护着五星红旗从香港的土地上冉冉升起。

对于在香港长大的邓竟成来说,从小对国家的概念相对薄弱。“我还记得小学教室里挂着英女王的画像,小孩子并不知道她是谁,唯一开心的是,她生日那天我们可以不用上学。”他回忆,后来慢慢长大,对香港如何成为英国殖民地的历史开始了解,直到1997年回归,香港人终于成为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1976年,22岁的邓竟成加入了当时的香港皇家警察队,1997年回归后,更名为香港警察队。“在飞虎队6年,比较轰动的是1985年,我负责现场指挥飞虎队围捕忠信表行械劫案的嫌疑犯。”警队没有开一枪实弹,成功拘捕了所有匪徒。“其实当时冲进去的时候,匪徒已经开始掏枪,但我们还是快了半步,最终将他们制服。”

回归前一年,香港警务处交给邓竟成一个特别的任务,负责回归典礼仪式的安保工作。“那一年,我开始与内地公安部门交流合作,也开始对国家有相对深入的认识。”回归典礼是史无前例的,没有彩排,只有一次机会。经历了超过一年时间准备,邓竟成带领团队边做边学,顺利确保整个仪式的流程安全平稳地进行。他说,“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工作。”

邓竟成向记者展示了一封信,那是一张简单的问候卡。“这是我作为警务处长最后一天上班收到的。”信来自一位香港普通市民:“尊敬的邓处长,深切感谢阁下为香港市民付出的努力。香港警察勇于承担责任,是真正的勇毅。”邓竟成一直保存着这张卡片,这是他坚持走下去的动力。

今天,在香港社会所面临的局势中,警队站在第一线。“我看到每一位香港警察都是非常专业、克制地处理香港出现的暴乱情况。”在接受采访前,有一位完全不认识的市民主动找到邓竟成。“他要求我告诉所有香港警察:香港有很多市民支持香港警察,感谢警察为止暴制乱所付出的努力与牺牲。”

“我有三个儿子,我从来没有和他们说过,让他们像爸爸一样当警察。但最小的儿子还是将警察作为终身职业。”看到孩子的兴趣和抱负,邓竟成全力支持。

王祖蓝:痴迷京剧,希望用爱和尊重唤醒今天的香港

王祖蓝1980年出生于香港。小时候上中文课,读到内地文学家的文章时,脑海里对祖国就产生一种浪漫的想象:北京的四合院是怎样的格局,缥缈无边的竹林是什么样子,娴静的乡野间住着怎样的人们……“我们对祖国的印象就是存在于书里的一些画面。听说内地人喜欢喝碧螺春,虽然香港没有碧螺春,但会知道这是自己的祖国,是自己的文化。

1997年香港回归那年的国庆节,读中五的王祖蓝参加了学校组织的交流团到北京参观国庆升旗仪式。“那是我第一次到内地,当时给我的印象特别好。带我们参观的导游也是年纪相仿的学生,他们对我们很热情。”那是1997年10月6日。

后来,王祖蓝进入香港演艺学院学习当演员,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他接触到了京剧版的《李尔王》。“剧中大公主居然是一个男人饰演的旦角,京剧的唱腔将角色的阴柔表达得淋漓尽致,当时我就震惊了。此前我从来没有看过京剧,但从那时起,我就决定要学京剧。”

和大多数年轻人不一样,王祖蓝在学生时代的偶像不是“四大天王“等当红歌手,而是梅兰芳。“梅先生在日军侵华的时候,蓄须不肯演出,虽然他自己演出可以赚很多钱,但却经常去参加义演,是一位真正的艺术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iden.cn/fashion/1020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