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时尚

同样是走上街头,港澳两地年轻人为何差别这么大?| 上观直击澳门

他是守塔人,守望着澳门曾经的最高点30多年,见证家园变迁;他是澳门警察,曾守护澳门一方平安,今为历经冲突风波的香港同行的遭遇感同身受。港澳两地本土文化有何差异?当家园遭受危难时,澳门年轻一代如何担当?今年是澳门回归祖国20周年,记者跟随两位土生土长的澳门人走进他们曾经的生活,听听他们眼中的家、国与未来一代。

守塔人,在最高点眺望澳门变迁

“以前所有船只在海上航行都要依靠航标,相当于GPS,没了它,船就没了方向。”走在通往东望洋灯塔的石子路上,吴华德这样描述他的工作。在澳门港务局工作了36年,这条路,他来来回回,走了36年。“现在技术发达了,航标早已失去原来的地位。”

吴华德和他的同事曾经负责管理120个航标。一个航标就是一个浮标,每个航标可指示3海里,左红右绿,形成一条条航道,指挥着海上的航船进出澳门,带来了繁荣的海上贸易生意,也带来了一批批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来到澳门定居的移民。

管理航标,是一项寂寞的工作。尤其是遇上台风天气,时常要24小时值守在灯塔上。“这是一号风球,这是三号风球,八号风球……”不同形状的巨型黑色标志,代表着不同级别的台风信号,吴华德如数家珍。“一旦遇上季候风,哪怕半夜两三点都要赶回来扯起这个信号球。”

东望洋灯塔曾经是澳门的最高点,灯塔的顶端有一盏铜制的探照灯,铜框的中心是水晶,因水晶的折射性能好,灯亮时能折射出一束耀眼的光柱,射程达16海里。“灯的三面都有一面圆镜,在转动时,射出来的光柱会形成‘长-短-长’的效果,代表‘MAM’,即‘澳门海事’的信号,海面上的船看到这束光柱,就知道澳门到了。”

站在曾经的最高点,新葡京近在咫尺,无数个日日夜夜,吴华德见证着澳门的发展和变迁。“澳门的变化太大了,现在这里早已不是最高点了,现在最高的是澳门观光塔。”他感慨着时代的变迁,而那些他曾熟知的台风信号标志,也早已进了旁边的博物馆,供游客观赏,用来回忆一个时代。

前警员,为香港警察感到痛心

蔡耀新是吴华德从小到大的好兄弟,环绕着东望洋灯塔周边是一片山林,是他们小时候经常来玩耍的地方。“我们从小就是野孩子,爬树,摘野果,在葡萄牙人建的地道中探险……”20岁那年,蔡耀新考入澳门警校当学员,那天,阿德开车把他从澳门半岛送到警校,直到20年后退休时,阿德再次开车过来送他回家。

回忆起当警察的20年,最让人难忘的还是从警校毕业以后长达7年的巡警生涯。“巡逻的工作主要是维持治安,查看可疑人物,随时给市民提供帮助。每天上班四个小时,休息八个小时,再上班四个小时……如此循环往复,精神总是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

以前在离岛氹仔当班,路环和黑沙并不像现在这个样子。“以前那里只有一条直路,旁边就是大海,凌晨十二点或四点骑摩托车去上班的时候,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又冷又黑。”现在那里变成了一座赌场林立的“不夜城”。

“澳门回归后,我感觉最大的变化就是人多了,工作的选择多了。”过去当警察,更多是当做一份工作来对待,回归后,法律条文更加清晰,市民对自身权利的认知更加普及,警察执法也更规范。“现在的年轻人有很多选择工作的自由,如今选择当警察的人更多是带着为市民服务的使命感。”

阅读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夜灯网:https://www.yeiden.cn/fashion/1577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