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时尚

断网、封闭、连轴转……上海监狱和戒毒所的“守城”之战

这是一场特殊的战斗,突如其来,猝不及防。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无数战士挺身而出,奋战在医院、道口、社区、机场等地,无数市民也积极应对、宅家战“疫”……鲜为人知的是,就在这座城市里,还有一些特殊的战场也一直在与疫情斗争——上海的监狱和强制隔离戒毒所。

虽说“宅家”也是战斗,我们练成了厨神、看腻了剧集,可这些特殊场所民警的“战斗”却全然不同:全封闭管理中,他们一步都不能踏出大墙,时刻也不能放松警惕,没有互联网,没有娱乐休闲,也没有家人陪伴,有的只是高度紧张、连续作战。从春节至今,我们和家人相守家中,他们却已和家人“失联”少则28天,多的甚至已有两个月。

采访中,记者听到一些相似却又相异的经历:有人从小年夜坚守岗位至今,护士妻子支援武汉未归;有人曾做过癌症手术,3月底退休,坚持要站好最后一班岗;有人在连轴转的执勤中不慎摔伤却不吭声,被命令撤出战位养伤时,骨折已有多日;有人一家3位警察,有的备勤、有的上岗;有人非典时就支援过小汤山;有人妻子在产房待产;有人孩子出生不过月余……

隔着电话,仅仅听描述,都会忍不住眼睛模糊,“平凡的人给我最多感动”这句话一直在脑中盘旋。

几位民警话都不多,总说自己的困难不算难,而“弟兄们都太辛苦了”,也总说自己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但“有些对不住家里人”。

大墙背后,小小城池。有坚守付出,有责任担当,也有精细管理,疫病被拒于城外。

封闭

疫情发生后,上海的监狱和强制隔离戒毒所迅速启动“三三制”警务值班模式。民警分为三批,先后经历14天场所内全封闭执勤期,14天医学隔离期和14天居家备勤期;在场所上岗的不出二道门;集中隔离观察的不出一道门;居家隔离的不出家门。

廖超是周浦监狱四监区副监区长,第一批进入监狱备勤的他,形容“就像碰到了遭遇战”。冲锋在前的第一波士兵,面对着最多的未知。

吃住都成问题,二道门封闭管理,食堂不能去了;床铺不够,只能在办公室临时搭,有的房间床板和床垫各睡一人,还有人睡会议桌。

全封闭期间,监区民警总数只有三分之一,但工作量不是简单地乘以“3”,因为整条“流水线”都有了断档,有的工作出现空缺,补位的人就立即从头学起,快速顶上。

面对从未经历过的突发事件,每个环节都要细化再细化。比如消毒原本只是日常工作中的一环,现在成了重中之重。消毒时要考虑服刑人员之间的流动,于是设立缓冲区,一次一间,消好毒再进去。 “紫外线消毒每个监房都要有,每天半小时”“体温超过37.3度,马上隔离”“叠被子幅度要小,小心扬灰传播”……这些小细节,都要一个一个“抠”。


工作中的民警。周浦监狱供图

从早上五六点一直忙到晚上九点,廖超和同事们才能休息。值夜班的人还要继续打起精神。廖超说:“封闭期间的工作是真正的‘007’,你问里面的人今天是星期几,他多半说不出来。”

春节期间,周浦监狱给刑满释放人员印发了疫情告知书,叮嘱他们要做好基础防护,勤洗手、戴口罩,适应社会上的防控形势。廖超说:“监狱除了要看得住、守得牢,还要确保刑满释放人员回归社会后不能成为防疫隐患。”虽然正值口罩最紧缺的时期,监狱还是给这些人员都发了口罩。拿到口罩,他们也挺“领情”:“天天看新闻,知道现在‘一罩难求’,这些都是警察自己省下来的……”

疏导

不仅要防止疫病传入监区,缓解服刑人员恐慌也很重要。

包括周浦监狱在内的上海各监狱,及时加强防疫宣导,开展视频学习和疫情讲座,解答服刑人员最关心的问题——为什么要进行封闭管理?刑罚执行会得到哪些保证?生活上的困难如何解决?

“我家在湖北,疫情严不严重?”“我的老母亲一个人住,会有人帮忙去照看一下吗?”“家里人要是感染了怎么办?”疫情初期,监区的湖北籍服刑人员尤其忧虑,有人接听电话时明显话比较多,有人则情绪低落。廖超说:“服刑人员自己在里面已经习惯了,家里人是唯一的牵挂,知道家里没事,心态就能平和。” 因此,场所里的“亲情电话”开通频率提高了,方便服刑人员与家人沟通,缓解彼此的焦虑情绪。

崧泽强制隔离戒毒所里,一大队的专职心理咨询师李仕轶也在跟湖北荆门籍的戒毒人员老张沟通。

阅读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夜灯网:https://www.yeiden.cn/fashion/190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