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时尚

上海资深“猎人”回忆现实版《猎狐》,揭秘境外追逃细节

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的热播剧《猎狐》昨晚迎来大结局。这部以公安部2014年启动的“猎狐行动”为创作背景的电视剧,通过刻画经侦警察打击经济犯罪、有逃必追的决心和使命,展现出“猎狐行动”背后的家国情怀,被网友评价为“劝返宣传片”。

电视剧里,潜逃美国的犯罪嫌疑人王柏林就站在面前,但因为没有执法权,经侦民警夏远和吴嫁琪遇到重重阻力……类似的情形,从2011年开始参加境外追逃工作的陈振峰也遇到过,“近年来,随着国家不断强大,与不同国家间的警务合作不断加深,这样的情况越来越少了”。

日前,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采访了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六支队政委陈振峰,听他讲述真实的“猎狐”人生。

回首往事,陈振峰说:“每一条狐狸落网的背后,不仅需要克服不同国家间司法制度的差异,更是一次又一次的人性较量。”

追逃,要争分夺秒

走进陈振峰的办公室,一个套着灰色防尘袋的拉杆箱靠在墙边。“一年最少有3个月在境外出差,说走说就走是我们‘猎狐人’的工作常态。”

境外追逃,有时需要争分夺秒,速度是成功的关键因素。“各个国家都有羁押时限的问题,超过时限就要放人,所以我们接到通知就要立即出发。”陈振峰说。

他最难忘的是多年前的一次说走就走的追逃经历。2014年5月,涉嫌职务侵占1500余万元的犯罪嫌疑人何某逃往越南。上海警方通过公安部国合局国际刑警处发函至越南、柬埔寨执法部门,要求对何某跨国协查。

2014年7月3日,何某在越南的藏匿地被查明。但由于他不属于“红通”嫌犯,越南方面的抓捕工作一度搁浅。随后,上海警方又多次与何某取得联络希望其投案自首。

11月,何某表达了自首的意向,但因为要给柬埔寨工厂的工人发工资,他离开越南前往柬埔寨。据了解,彼时何某已经是柬埔寨当地知名商人,拥有上千人规模的工厂和2400公顷永久产权的土地。

就在何某返回工厂后,被当地的移民部门抓获,柬埔寨移民局通知中国使馆。陈振峰得到消息后立即办理相关手续,当即准备出发事项。

没有直飞的机票,2014年11月9日上午11时20分,陈振峰带员从浦东机场出发,经香港转机,17时50分到达柬埔寨金边。第二天上午,他们前往柬埔寨移民局,与局长会晤,商讨移交事项。10日晚10时完成交接,前往机场。11日凌晨0时15分,工作组从金边返回上海。

“当时,柬埔寨移民局提出,必须在10日晚12时之前把人带走。一旦羁押时限到期,就要放人,我们必须快马加鞭。”不到37个小时,从上海到柬埔寨金边来回近4500多公里,陈振峰和同事马不停蹄地奔波,成功将一名外逃半年的经济犯罪嫌疑人带回上海。

陈振峰(左四)和同事与柬埔寨执法人员

71天猎回5条“狐狸”

更多时候,境外追逃是一场拉锯战。

目前我国的境外追逃工作,主要采取引渡、遣返、异地追诉和劝返等形式。由于各国司法制度不同,每一种形式都存在处理时间长、手续繁琐的情况,而且面临很多限制。

2018年6月21日,上海警方对一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然而,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侬某已于6月20日凌晨过境他国,逃至柬埔寨。

明确侬某的潜逃位置后,陈振峰立即带员赶赴当地。“在我们出发的同时,‘家里’(即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立即启动了国际执法合作机制,提请国际刑警组织对侬某发布了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报,在全球范围内对其开展通缉。”

柬埔寨对陈振峰来说并不陌生,到当地追逃,他信心十足。“很多经济犯罪外逃嫌疑人都把东南亚国家作为落脚地,我们经常跟柬埔寨当地的移民、执法部门合作,当地一些华人和组织,也给我们工作提供过很大帮助。”

然而,侬某这条“狐狸”比想象的更狡猾。柬埔寨金边,陈振峰通过当地关系人联系到侬某,并由关系人出面约侬某在一家饭店见面,侬某答应了。然而,到了约定那天,侬某并没有现身,而是派了一个“探子”先来打探情况。看到在场有中国人也有柬埔寨警察,“探子”立即知会侬某。“那天让这小子跑了。”

此后几天,陈振峰与柬埔寨当地执法部门紧密联系。“当地移民局和警方给我消息,侬某从陆路偷渡到他国,随即上了一条开往第三国的货船。当时,船已经开出去3天了,正在公海上。”陈振峰将消息传回“家里”。上海的专案组设法联系到了船长。“船长是华人,跟他说明情况后,很配合地把船开回了出发港,我们在越南警方的配合将侬某抓住了。”这时,距离陈振峰到柬埔寨过去了半个多月。

侬某被押回上海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iden.cn/fashion/193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