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时尚

这所藏在法租界里的学校,培养了这些党和国家领导人……

“外国语学社是上海党组织创办的一所培养干部的学校,吸收上海、湖南、浙江、安徽等地的青年入学,学习外语和马克思主义基本知识,同时参加一些革命活动。”

——《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1921-1949)

“(1920年)9月,为输出革命青年到俄国留学,上海党的早期组织创办了外国语学社。校址在上海霞飞路渔阳里6号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所在地。”

——《中国共产党创建史大事记》

1920年9月28日,上海《民国日报》在头版登出了一条“外国语学社招生广告”:“本学社拟分设英、法、德、俄、日本语各班……有志学习外国语者请速向法界霞飞路渔阳里6号本社报名。此白。”

“外国语学社是上海党组织创办的一所培养干部的学校,吸收上海、湖南、浙江、安徽等地的青年入学,学习外语和马克思主义基本知识,同时参加一些革命活动。”

——《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1921-1949)

“(1920年)9月,为输出革命青年到俄国留学,上海党的早期组织创办了外国语学社。校址在上海霞飞路渔阳里6号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所在地。”

——《中国共产党创建史大事记》

1920年9月28日,上海《民国日报》在头版登出了一条“外国语学社招生广告”:“本学社拟分设英、法、德、俄、日本语各班……有志学习外国语者请速向法界霞飞路渔阳里6号本社报名。此白。”


1920年9月外国语学社在上海《民国日报》刊登的招生广告

初看这则一百来字的广告,似平平无奇,毕竟,在上海这座远东国际大都市内增办一所外语学校,并非什么稀奇事。但实际上,这是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创办的第一所培养革命青年干部的学校,在党史上可谓意义非凡。

学社以公开办学的形式为掩护,吸收进步青年学习外语和革命理论,组织优秀青年赴俄留学,为党的事业培养了一大批人才。当年学社的学员之一、后来担任海军司令员的萧劲光回忆这段经历时曾说:“我们的学习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到俄国去,学习革命道理,回来搞革命,改变落后黑暗的旧中国……”

八方汇聚学外语

悠长的汽笛划过江面,薄雾里,几只灰白色的江鸥在船头优雅地滑翔,一个精干沉稳的青年倚在甲板的栏杆上,望着流逝的江水若有所思,他是22岁的刘少奇。

这是1920年清秋的一天早晨,不久前,他在长沙参加了毛泽东、何叔衡等人组织的湖南“俄罗斯研究会”和社会主义青年团。此行,他的目的地是设立于上海新渔阳里6号的“外国语学社”。

与此同时,16岁的任弼时从远房表哥任作民处得到消息:陈独秀、杨明斋等人在上海举办外国语学社,正在招生,参加者经过一段时间的俄文培训后,即介绍去苏俄留学。10月,任作民告别尚有身孕的妻子奔赴上海,几天后,任弼时也来到了这里……

100年前的秋天,来自全国各地的进步青年汇聚于上海。当时,学社虽是公开招生,大门上也挂出了外国语学社的牌子,但实际上招收的学生大多数是通过各地的共产党早期组织或青年团的有关人士介绍进来的。


1920年9月外国语学社在上海《民国日报》刊登的招生广告

初看这则一百来字的广告,似平平无奇,毕竟,在上海这座远东国际大都市内增办一所外语学校,并非什么稀奇事。但实际上,这是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创办的第一所培养革命青年干部的学校,在党史上可谓意义非凡。

学社以公开办学的形式为掩护,吸收进步青年学习外语和革命理论,组织优秀青年赴俄留学,为党的事业培养了一大批人才。当年学社的学员之一、后来担任海军司令员的萧劲光回忆这段经历时曾说:“我们的学习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到俄国去,学习革命道理,回来搞革命,改变落后黑暗的旧中国……”

八方汇聚学外语

悠长的汽笛划过江面,薄雾里,几只灰白色的江鸥在船头优雅地滑翔,一个精干沉稳的青年倚在甲板的栏杆上,望着流逝的江水若有所思,他是22岁的刘少奇。

这是1920年清秋的一天早晨,不久前,他在长沙参加了毛泽东、何叔衡等人组织的湖南“俄罗斯研究会”和社会主义青年团。此行,他的目的地是设立于上海新渔阳里6号的“外国语学社”。

与此同时,16岁的任弼时从远房表哥任作民处得到消息:陈独秀、杨明斋等人在上海举办外国语学社,正在招生,参加者经过一段时间的俄文培训后,即介绍去苏俄留学。10月,任作民告别尚有身孕的妻子奔赴上海,几天后,任弼时也来到了这里……

100年前的秋天,来自全国各地的进步青年汇聚于上海。当时,学社虽是公开招生,大门上也挂出了外国语学社的牌子,但实际上招收的学生大多数是通过各地的共产党早期组织或青年团的有关人士介绍进来的。


新渔阳里6号外国语学社门口

例如,学员中的任弼时、萧劲光等6位青年,是毛泽东和湖南俄罗斯研究会向上海党组织介绍来的;汪寿华、华林等浙江青年是陈望道、俞秀松介绍来的;吴葆萼、蒋光慈等安徽青年是陈独秀介绍来的。

在学社内,同学们的主要任务自然是学习外语,其中尤以俄语为重。当时,由于北洋政府的严密控制,中国革命人士很难搜集到关于俄国革命的信息,而中国早期社会主义者中,几乎没有精通俄语的人才,他们只能英语等文献资料,获得共产主义运动的零星启蒙。

鉴于此,陈独秀、李大钊等无产阶级革命先驱者们认为,要学习苏联的革命理论和经验,首先必须培养一批懂俄文的干部,这促成了外国语学社的诞生。学社由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成员杨明斋总负责,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的书记俞秀松协助办学。杨明斋和维经斯基的夫人库兹涅佐娃等教俄语,李达教日文,袁振英教英文,李汉俊教法文。

外国语学社的布置极其简单,教室内放着几排深色的课桌和本色木长凳,一块大黑板端端正正地挂在雪白的墙壁上。曾在学社教授过俄语课的王元龄回忆说:“教室在楼下客堂,黑板挂在中间,黑板面朝东。学生约有50人,课桌放得很挤,中间有两条走道。”


新渔阳里6号外国语学社门口

例如,学员中的任弼时、萧劲光等6位青年,是毛泽东和湖南俄罗斯研究会向上海党组织介绍来的;汪寿华、华林等浙江青年是陈望道、俞秀松介绍来的;吴葆萼、蒋光慈等安徽青年是陈独秀介绍来的。

在学社内,同学们的主要任务自然是学习外语,其中尤以俄语为重。当时,由于北洋政府的严密控制,中国革命人士很难搜集到关于俄国革命的信息,而中国早期社会主义者中,几乎没有精通俄语的人才,他们只能英语等文献资料,获得共产主义运动的零星启蒙。

鉴于此,陈独秀、李大钊等无产阶级革命先驱者们认为,要学习苏联的革命理论和经验,首先必须培养一批懂俄文的干部,这促成了外国语学社的诞生。学社由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成员杨明斋总负责,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的书记俞秀松协助办学。杨明斋和维经斯基的夫人库兹涅佐娃等教俄语,李达教日文,袁振英教英文,李汉俊教法文。

外国语学社的布置极其简单,教室内放着几排深色的课桌和本色木长凳,一块大黑板端端正正地挂在雪白的墙壁上。曾在学社教授过俄语课的王元龄回忆说:“教室在楼下客堂,黑板挂在中间,黑板面朝东。学生约有50人,课桌放得很挤,中间有两条走道。”


复原的外国语学社内景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iden.cn/fashion/2566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