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三江源国家公园将于今年年底前正式设立,将成中国第一个国家公园

三江源国家公园将于今年年底前正式设立,将成为中国第一个国家公园。青海省南部的三江源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是中国重要生态安全屏障。

三江源历史上水草丰美、生物多样、湖泊众多、生态良好,上世纪末,受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影响,三江源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不断下降,湖泊减少、冰川萎缩,草原退化,生物多样性受到严重威胁。进入新世纪,党中央、国务院高瞻远瞩、审时度势,设立了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建立了总面积为39.5万平方公里的青海三江源国家生态保护综合试验区,实施了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一期、二期工程,经过多年持续保护保育,三江源地区生态环境有了明显改善。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省委省政府顺势应势,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于2015年向中央上报了《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2016年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启动,明确了“一年夯实基础工作,两年完成试点任务,五年建成国家公园”的工作目标。几年来,我省全面深入推进体制试点工作,在摸索中大胆突破,构建了集中统一的管理体制,从根本上解决了政出多门、职能交叉、职责分割的管理体制弊端,彻底解决了自然资源执法监管“碎片化”问题,园区17211名生态管护员实现“一户一岗”。如今三江源区生态环境质量得以提升,生态功能得以巩固,水源涵养功能有所提升,湿地面积进一步扩大,草地覆盖率、产草量分别比十年前提高了11%和30%以上,野生动物种群明显增多,藏羚羊由20世纪80年代不足2万只恢复到7万多只,可可西里申遗成功,成为我国面积最大、海拔最高的世界自然遗产地。

今年如期设立三江源国家公园事关顺利完成党中央国务院交办的全国首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任务,有利于进一步完善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建设,提升国家公园示范省的引领带动效应。我省提早谋划、提前行动、充分准备,以全面完成体制试点任务为基础,坚持聚焦目标、协调联动,分类施策、突出重点,主动作为、统筹推进的原则,按照准备、推进、验收、设园四个阶段如期推进,全面完成体制试点确定的目标任务,全力推动三江源国家公园如期正式设立。

早前报道

三江源国家公园多次捕捉到雪豹影像

位于青海省南部的三江源国家公园是世界雪豹分布最密集的区域之一。

2019年,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治多管理处、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人民政府,同阿里巴巴公益、爱德基金会合作,在治多县境内共布设58台红外相机,截至目前已多次捕捉到雪豹活动影像。

雪豹素有“高海拔生态系统健康与否的气压计”之称,1996年《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已将其列为濒危物种,目前中国是全球雪豹最大分布国,涵盖其60%的栖息地。

“目前雪豹在三江源地区主要分布在有裸岩且人类干扰较少的区域。”赵翔介绍,此间雪豹核心栖息地为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囊谦—玉树市连片栖息地、澜沧江源头、长江源头、治多县索加乡以及果洛藏族自治州阿尼玛卿山区和年保玉则山区。

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在三江源地区,雪豹已由原先难觅踪迹的“幽灵猫”状态转而频繁“露脸”,或“出镜”红外相机求偶带崽、或“散步”于城镇附近、或在镜头中“直播”标记领地行为,此外牧民救助受伤雪豹事例亦不鲜见。

“除了关注度增加,这些事例也能从侧面反映三江源地区生态保护成绩,监测发现目前雪豹及其猎物岩羊的种群数量正在恢复中。”北京大学自然保护和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博士肖凌云说,“雪豹作为山地生态系统的旗舰种,对其保护意义,更多的是能够带动整个生态系统的保护。”

近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雪豹生存状况由“濒危”调整为“易危”,表明该物种在全球范围内的可繁殖个体已超过2500只,在过去16年中的物种减少数量已低于整个种群的20%。

“‘IUCN红色名录’并不是我们保护雪豹的唯一理由,在这片土地上,保护雪豹的核心是我们需要一起探索出雪豹和人类之间共存的可能。”赵翔说,人兽冲突、猎物短缺、偷猎、采挖虫草时的人类干扰、流浪狗带来的疾病传播以及气候变化导致的栖息地减少,都是雪豹在三江源地区的潜在威胁。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iden.cn/tech/201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