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抖音海外版TikTok被禁内情:打击中国企业之外,更要阻止巨头收购?

抖音海外版TikTok在美国的命运又添变数。

8月1日,据路透社等多家媒体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其专机“空军一号”上对媒体宣称,“就TikTok而言,我们将要禁止它进入美国……我明天将签署文件。”

就在同一天稍早时,还有消息传出,微软正同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协商收购其美国业务一事。特朗普的此番言论,被外界解读为他将使用行政手段阻止美国公司收购TikTok。

事实上,对微软而言,犹如消费者社交媒体领域“皇冠上的明珠”的TikTok并不乏觊觎者。若TikTok有朝一日真的出售,Facebook、苹果、亚马逊和谷歌等硅谷巨头都是潜在买家。不过,这些公司一旦出手,后续将会面临美国监管机构的反垄断调查,从而提高交易难度。

此外,此前亦有媒体报道,诸如泛大西洋投资和红杉资本等字节跳动的投资者也正与美国财政部和监管机构沟通,准备收购TikTok的大部分股权,并且给出了500亿美元的估值,这相当于是后者在2020年预计收入的50倍。收购完成后,字节跳动在TikTok内部将退居小股东位置,并且失去全部投票权。

毫无疑问,无论是被“封杀”还是收购,对于作为中国最成功的出海应用之一TikTok而言,都是一个可悲的结局。但是,在多国“围剿”的局面下,无论是字节跳动还是TikTok,却并没有更好的选择。

今年6月,印度政府全面封杀TikTok;7月20日,美国众议院听证会通过法案,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随后不久,日本自民党议员联盟也向政府建议制定新政策对一些中国开发的App和银行系统等进行限制,宣称以防止“用户信息被泄露”……

“短视频应用TikTok,2016年生于中国,2020年归属美国”,如此悲情的描述正暗示着TikTok的命运。而在国际关系日渐紧张的大环境下,TikTok的遭遇,也成了中国出海企业的缩影。

图|视觉中国

抖音的出海之路

自2018年开始,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就多次提到“全球化”的重要性,字节跳动的发展在时刻践行着创始人的逻辑。尤其是TikTok在出海之路上的周密布局,也令其完成了阿里和腾讯等“先辈”们未完成的使命,并成功敲开了海外广阔的C端市场。

正如中国大多数企业一样,TikTok首先将目光瞄准了东南亚和印度市场。有数据显示,在2019年,印度以2.776亿次的下载量成为TikTok业务发展最快的国家。在打入日韩更加偏重年轻化的市场时,TikTok则从邀请本地明星入驻入手,用明星效应成功吸引了一大批年轻用户,从而迅速地在校园扩散,最终发展为一款现象级产品。

在中国市场早已“试验”成功的推荐算法和预置内嵌拍摄功能,以及由其带来的“傻瓜化”使用体验,也令TikTok在海外的扩张中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TikTok用户常常会用TikTok预置功能拍摄短视频,再将其上传至Facebook等社交媒体,这导致了带有“TikTok”水印的视频和图片风靡全网,从而形成了用户自发营销的效果。

为了啃下最难啃的“硬骨头”欧美市场,2017年11月,字节跳动出资10亿美元完成了对海外音乐短视频平台Musical.ly的收购。后者成立于2014年,由中国团队研发完成,主打美国等海外市场,彼时已经积累了2亿用户。

收购完成后,字节跳动将Musical.ly的用户转移至 TikTok 上,从而在流量上获得了先发优势。几个月后,TikTok装机量一举超过Facebook,跃居美国市场第一。

此前曾有分析人士指出,TikTok 在美国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依靠“时机正确”。其进入美国的时机,正是美国新一批用户崛起的时候,抓住了被Facebook等传统社交媒体巨头忽视的年轻人。同时也有一些研究人士认为,TikTok 在内容推荐和流量分发等底层算法逻辑上的积累更是令其如虎添翼。

据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4月底,抖音及其海外版的全球总下载量已经突破了20亿次。另据字节跳动官方数据,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15亿,业务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75个语种。

图|视觉中国

TikTok何罪?

不可否认的是,在全球范围内具备一定影响力后,TikTok在发展过程中也面临着这样和那样的问题。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埃塞俄比亚人和埃及人在TikTok上相互斗争,双方都试图捍卫自己进入尼罗河水域的权利。用户发表政见似乎无可避免,但在Facebook、Twitter和ins上同样也充斥着相同的内容。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iden.cn/tech/248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