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旅游

奕劻:腐败的忠臣,简直就是一只打不死的超级大老虎

  1903年,慈禧太后倚重的八旗重臣荣禄去世,庆亲王奕劻迅速上位,以首席军机大臣身份成为晚清内阁首脑。很快,奕劻“浸浸用事”,“五福晋争宠”。那个时候奕劻没有学EMBA,在小老婆管理上相当的混乱。为了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庆王爷高兴,奕劻的小老婆们“各同贿赂,积存金钱日益增多,寄顿汇丰银行过百万”。身为大清第一执政的王爷,奕劻家族“揽权纳贿,其门如市”,可这么一大老虎,“举朝莫敢撄其锋芒”。

  御史蒋士瑆洋洋洒洒的弹劾报告递到慈禧太后手上,慈禧太后一看,百万存款,比大清国库的现银还多啊。现在御史们都捅到朝堂上来了,他们还捅给了报馆,再不派人调查就说不过去了。慈禧太后下令左都御史清锐和户部尚书鹿传霖成立了专案组,为了彰显专案组的公正,慈禧太后下令蒋士瑆参与汇丰银行存款案调查。但是,专案组选择查账的时间是星期天,汇丰银行当时不上班啊。

  慈禧太后的专案组到汇丰银行,发现大门紧锁。当天,奕劻找到银行高层,行贿一笔小钱,暗中注销了存款底账纪录,将白银全部取出。银行上班的一大早,专案组再去查账,蒋士瑆当时就傻眼了,蛛丝马迹都找不到。慈禧太后大怒,谴责纪委干部:“何得以毫无根据之词,率臆陈奏,况情事重大名节攸关,岂容任意污蔑?”

  蒋士瑆的弹劾未能动奕劻一根汗毛,慈禧太后谴责御史们鲁莽。当然,慈禧太后也没有立即将风闻言事的御史拉出去廷杖打屁股。御史大人们蠢蠢欲动,试图找出更多证据打掉奕劻这只大老虎,名垂青史。不少的御史站到奕劻政敌,军机大臣瞿鸿禨、邮传部尚书岑春煊的阵营。瞿鸿禨是军机大臣中唯一可以跟奕劻抗衡的枢廷重臣,岑春煊在八国联军进京期间单骑救驾,加之长相酷似慈禧太后的儿子同治皇帝,在朝中是风头正劲的慈禧宠臣。

  坑爹这种事不是现在才有的,奕劻的儿子载振就是一个坑爹的货。1907年5月,慈禧太后派时任农工商部尚书的载振去东北三省巡视新政改革,可走到天津就被袁世凯留下来大摆筵席。袁世凯的干儿子段芝贵当时只是一个候补道台,盯上了黑龙江巡抚那把椅子。小段察言观色,发现载部长喜欢戏院歌姬杨翠喜,直接买下来送给部长大人。

  巡抚可是封疆大吏,部长哪能决定?段芝贵绝顶聪明,首席军机大臣奕劻当时堪称大清组织部长,在奕劻生日当天,十万银子直接抬进了庆王府。御史赵启霖在瞿鸿禨、岑春煊的鼓动下弹劾奕劻父子“身为皇亲,专以收贿为己任,亦可谓无心无肝”。慈禧太后深知背后的政治小集团利益,决定再次成立天字一号专案组,光绪皇帝的亲弟弟醇亲王载沣、大学士孙家鼐为专案组负责人,“务期水落石出”。

  专案组到天津时,奕劻的政治盟友袁世凯早已摆平一切,将杨翠喜卖给了一个盐商,为了规避专案组调查赎买文件,特意让盐商跟戏院在签约时倒签日期。银子的事打死都没有人承认。慈禧太后震怒,谴责赵启霖“率行如奏,任意诬蔑”,决定将赵启霖“即行搁置,以示惩戒”。慈禧太后还昭告天下,“凡有言责诸臣,于用人行政之得失,国计民生之利病,皆当剀切直陈,但不能摭拾浮词,淆乱观听,致启结党倾陷之渐”。

  部长同歌姬通奸、省级大员赤裸裸的性贿赂。更狗血的是,部长榻上的歌姬,后来成了省级干部们床上的尤物。杨翠喜成了晚清官场的公共情妇。御史大人们急火火地点炮,亲王专案调查,结果是御史遭遇罢黜。奕劻在御史眼中简直就是国妖。奕劻死后,紫禁城里的宣统皇帝气愤难平,认为奕劻是大清灭国祸首,本想给奕劻“谬”、“丑”、“幽”、“厉”等恶谥,遗老们再三说情,最后给了一个“密”字,意思是让他“追补前过”,在清代亲王谥号中,“密”是最差的一个字。

  赵启霖的弹劾只是瞿鸿禨打老虎的先锋,没想到奕劻后发制人,来了一套“反反腐”,以泄露内廷消息之名,慈禧太后就将瞿鸿禨罢黜。瞿鸿禨的政治盟友岑春煊有救驾之功,奕劻的政治盟友袁世凯来了一招更狠的,PS了一张岑春煊同康有为的合影照。康有为是慈禧太后的政治死敌,宠臣跟死敌混到一起,救驾之功只能免死,岑春煊也靠边站了。

  奕劻的贪腐在当时已经是恶名昭彰,御史大人们一次次试图打老虎,可一次次都安全过线,慈禧太后难道真的老糊涂了?1840年后,清朝已经不再是那个八旗独尊的天朝上国了,海外势力已经在经济、政治、意识形态等多方面渗透到权力中枢。辛酉政变后,洋务运动、戊戌变法、宪政改革的系列改革中,慈禧成了乾纲独断的“改革总设计师”,大事绝不糊涂。

  慈禧为什么放过了巨贪奕劻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iden.cn/tour/1302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