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旅游

津轻为信是发动叛乱的谋略奸佞者?还是恢复祖先旧领的英杰

  究竟津轻为信是“对宗家发动叛乱的谋略奸佞者”,还是“恢复祖先旧领的英杰”,其实并不是值得探讨的命题。不过,津轻氏究竟是“奥州藤原氏的后裔”、“近卫家的御落胤”,还是“南部氏的直参之士”,倒是涉及源流的根本问题,为治家族史者不可不明白辨析者也,请试论之,为本篇之始。

  代表津轻方立场的史书较早的有:享保十六年(1731)成书的《津轻一统志》及《附卷》、《津轻偏览日记》(《津轻历世录》、《本藩滥觞实记》)

  此外,明治二年(1869)明治新政府的修史局,向各藩要求提交藩史,由此弘前藩的末代藩主津轻承昭召集了下泽保躬、藤田贞元、兼松成言等一批当时藩内一流的饱学之士,花费了七年时间编成了《津轻藩旧记类》及其续编《津轻藩旧记传类》。明治六年(1873),原津轻藩向修史局提交了《藤氏津轻系图》,主张以奥州藤原三代秀衡之弟秀荣为始祖。明治十五年又完成了加以修订的《津轻历代记类》和经修史局学者铃木真年考证后修订的《校正津轻前代系图》、《近卫殿 御当家两统系图》。以上这些就是构成今日所说的“津轻方的主张”的基本材料。除此之外,还有出自津轻藩士私撰的《愚耳旧听记》(添田仪左卫门)、《封内事实秘苑》(工藤行一编纂),出自民间的《永禄日记》、《平山日记》等等。

  代表南部方立场的的材料有:收入《参考诸家系图》的《久慈南部系图》、《根城南部系图》、《三户南部系图》等南部一门的系图,这些系图是文久元年(1861)盛冈藩士星川正甫上呈藩主的。然而各系谱之间相互矛盾却不少。《南部史要》,是明治三十六年(1903)由原敬提议和资助,由旧南部藩士花费八年写成的编年体史书。

  以上史书共通的大问题在于:由于天文八年(1539)的一次火灾,三户南部氏二十五代南部晴继之前的相关记录付之一炬,使得最关键的津轻氏起源问题的背景材料几乎缺失。所以以上材料都难免道听途说,穿凿附会,乃至造假。不过,由于别处史料的存在,通过比照三方材料,津轻氏的源流还是有蛛丝马迹可寻的。以下就将探讨这一问题。

  津轻方的主张

  自从奥州藤原三代秀衡之弟秀荣支配津轻以来,历代相传,到了秀荣的八代孙秀则,其岳父南部守行设宴将其诱来幽禁,占据了津轻氏的领地。秀则在南部地方的下久慈幽愤而死。秀则之子津轻威信(又名则信),由南部守行的三男南部左京亮家光为其后见,居住在羽州金泽城。——换言之,威信是被南部氏幽禁监视的傀儡,实权掌握在南部家光手中。文明二年(1470),当地爆发一揆,威信和南部家光一起自杀。威信的遗孤元信被大曲和泉(后来津轻藩士高屋家之祖)救出,从下久慈逃出,由南部家光之子南部左京亮家信作为其后见。津轻元信成年之后,为了向幕府申诉南部氏的恶行,主从十八骑从南部氏的控制下脱逃,但是在南部的鬼柳地方遭南部氏的袭击遇害。

  南部内乱之争

  早在江户时代的弘前和盛冈两藩,围绕着关键的南部内乱,双方聚讼纷纷,极力宣扬本方的正义性,甚至到了明治维新之后,两地学者仍旧持着对立立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iden.cn/tour/1348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