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旅游

宋江为秦明做媒,竟然理直气壮嫁别人的妹妹,无底线

  《水浒》里的王婆被视为千古第一“恶媒”。她撮合西门庆与潘金莲勾搭成奸,又参谋毒害武大郎,其恶不可赦。但是,《水浒》里还有个媒人,虽然撮合了他人姻缘,但也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这就是宋江。

  宋江做过两次媒,一次是为秦明,一次是为王矮虎,目的就一个:收买人心。书里写这两次做媒虽然着墨不多,情节也不曲折,但细究起来仍然耐人寻味。

  梁山好汉大部分都没有配偶,包括宋江本人。“食色性也”,没配偶并不代表好汉们没这方面需求。只是梁山现状“狼多肉少”,女人属于稀缺资源。少量的女性,尤其是漂亮的,花落谁家就成了梁山好汉和读者们热切关注的问题。

  作为梁山领导人宋江务必要做好短缺资源的配置工作,否则容易影响队伍团结,甚至激化矛盾。所以宋江做媒一定要体现出“水平”,这和为赚副棺材板钱的王婆做媒有着本质区别。

  宋江为秦明做媒,理直气壮嫁别人的妹妹

  宋江赚人的方法无底线,谁要是被宋江看上了,离“倒霉”也就不远了。他想收秦明上山,秦明却以“生是大宋人,死是大宋鬼” 拒绝。于是,宋江唆人假扮秦明,杀害无辜百姓及秦的家小,绝了秦明后路。

  在给了秦明一顿“大棒”之后,不忘给秦明递上一根“红萝卜”,立刻为新丧妻的秦明介绍对象。

  这个“对象”是花荣的妹妹,宋江做主要把花妹妹许配秦明。人家亲哥哥都没吭声,他这位“义兄”就把人家妹妹的终生大事定了。“若是没了嫂嫂夫人,宋江恰知得花知寨有一妹,甚是贤慧,宋江情愿主婚,陪备财礼,与总管为室如何?”在宋江眼里,“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再说嫁别人的妹妹更是省事。

  对于秦明来说,“全家白骨成灰土”,他的人生陷入巨大悲痛之中,心里怨恨宋江“害得我忒毒些个,断送了我妻小一家人口。”但又思量自己势单力薄斗不过众人。加之人都有求生之欲,此时只能先“纳下这口气”,娶花妹妹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点儿心灵慰藉,重构爱巢,重新开始。

  于是,“宋江和黄信主婚,燕顺、王矮虎、郑天寿做媒说合,要花荣把妹子嫁与秦明,一应礼物,都是宋江和燕顺出备。吃了三五日筵席。”这段情节也有趣:一是“要花荣把妹子嫁与秦明”,“要”字说明花荣也未必情愿让黄花大妹子如此潦草地嫁给“二锅头”秦明,但面对一干众人撮合,自己也只能同意。二是礼物是“宋江和燕顺出备”,宋江张罗秦明婚事,在掏钱时还不忘把燕顺也拉上。

  秦明折了妻小一家人口,花荣折了妹妹,而宋江这个大媒人什么也不损失,就赚得秦明,牵制了花荣,其手段高,实在是高!

  宋江为王英做媒,通过“乱点鸳鸯谱”搞平衡

  如果说宋江给秦明做媒属于“即兴”,那么他给王英做媒就完全是有计划的。

  当初王英抓了刘高太太,想给自己当个压寨夫人。宋江念刘太太是花荣同事的妻子,劝王英放弃。王英是个色中饿鬼,到手的好肉眼睁睁要被迫放弃,老大地不愿意。

  于是宋江三次许诺给王英: “贤弟若要押寨夫人时,日后宋江拣一个停当好的,在下纳财进礼,娶一个伏侍贤弟。” “兄弟,你不要焦躁。宋江日后好歹要与兄弟完娶一个,教你欢喜便了。小人并不失信。”“宋江日后别娶一个好的,教贤弟满意。”搞得这王矮虎“一时被宋江以礼义缚了,虽不满意,敢怒而不敢言。”

  三打祝家庄后,擒得霹雳娇娃“一丈青”扈三娘,解决了王英的婚姻问题。宋江未征求扈三娘意见,就以“义兄”身份将她许配给王英,这跟前面宋江做主把花妹妹嫁给秦明同样不征求当事人意见。“一丈青见宋江义气深重,推却不得,两口儿只得拜谢了。”“推却不得”是扈三娘无选择下的选择,这四个字写尽了她对自己命运的无可奈何。在封建社会,女人的命运是在家从父从兄,出嫁从夫。扈三娘以后要“从”的这夫无疑就是一坨牛粪。

  矮脚虎王英五短身材,猥琐好色,品质低劣。他本是车家出身,半道上对客人的财务起了歹心,便劫了去。他武功也低,战场上被扈三娘“轻舒猿臂”就活捉了。

  扈三娘样样比王英强,却委屈下嫁于他,真是“美妻常伴拙夫眠”。这桩婚姻和当初潘金莲和武大郎的一样,都是极不般配。婚姻是扈三娘的坟墓,从此书中再未见扈三娘有甚言语,给后世人留下许多关于扈三娘婚后生活的遐想空间。而王英真是占尽了便宜,抱得美人归,之后对宋江更是敬仰得五体投地,不在话下。

  宋江的“乱点鸳鸯谱”除了是兑现之前与王英的承诺,还有其他什么原因吗?那就是为了搞平衡。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iden.cn/tour/1456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