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旅游

多元文明交融的中亚

  亚洲是世界第一大洲,拥有古老悠久的文明。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亚洲人民创造和发展了丰富多彩的亚洲文明。亚洲各文明既有相互差异的一面,又有相互融合、相互沟通的一面。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指出应促进亚洲不同文明交流互鉴、取长补短、共同进步,体现了中国对促进亚洲文明发展的深邃思考和责任担当,对于推动构建亚洲命运共同体、开创亚洲新未来,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召开之际,本期刊发一组文章,分别介绍中亚地区、南亚印度、东南亚柬埔寨等文明形成的历史脉络,展示各自的文化特性,体现交流互鉴之于文明发展的重要性。

  地处我国西邻的中亚地区,拥有较为适宜的气候和良好的自然条件,阿姆河和锡尔河横贯东西,使这里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孕育了独特的文明。同时,其连接亚欧的独特地理位置,又赋予这一地区东西方贸易、文化交流的“走廊”和“通道”地位,是古代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和繁盛之地。

   多种文化的交汇点

  中亚地区远古的最早居民是印欧人种,一般来说,这里被认为是雅利安人的发源地。当时这里大片地域水草丰美,是游牧民族理想的栖息之地。而在中亚的南部,阿姆河和锡尔河之间古称“河中”地区,则分布着大大小小的绿洲,很早就开始农业生产,饲养家畜。由于地理条件复杂,加上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同步,造成了地区间的文化差异,早期是游牧和农耕等生产方式的差异,后来又出现了城市文明。居住在山区、河谷、平原、草场、沙漠的居民拥有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

  中亚地处亚欧大陆的腹地,向东是中国古老的儒家文明,向西北是希腊文明,向西南跨里海与波斯文明相通,向南则是多文化的印度。从公元前6世纪波斯帝国居鲁士的扩张到公元前4世纪马其顿亚历山大大帝的东征,短短数百年间周边强国先后把自己的影响扩及中亚。公元前2世纪中国汉朝的张骞出使西域,开辟了联通东西方的丝绸之路。公元7世纪阿拉伯帝国的占领,彻底改变了中亚文化属性;到13世纪成吉思汗的蒙古军队席卷欧亚,中亚又成为蒙古汗国的属地;再到16世纪帖木儿帝国分裂后其后裔巴布尔南征印度,建立莫卧儿王朝。中亚与亚欧大陆上各著名的古代文明都有过“亲密”接触,尽管有时是无奈的战祸蔓延和外族征服,但各种文化的相互碰撞、交融,造就了这个地区独特的发展轨迹。

  总体来讲,中亚文明发展经历了几个不同的阶段。公元前6世纪之前是文明的孕育和成长阶段;公元前6世纪到公元8、9世纪是外部文明频繁冲击的时期;9世纪到15、16世纪是本土文明再度成为主流并走向兴盛的时期,这个时期的征服者很快接受当地文化,开始出现土著民族建立的强大王朝,塔吉克人的萨曼王朝以及后来的帖木儿帝国是其杰出代表,创造了不凡的经济和文化成就;公元16世纪以后是现代民族走向成熟的阶段,但也经历了很多分分合合。16、17世纪,北方的哈萨克汗国一分为三(大帐、中帐和小帐,也称三个“玉兹”),南部是三个乌兹别克汗国(布哈拉、希瓦和浩罕),土库曼、塔吉克等民族则保持着相对的独立。到20世纪20年代,苏联时期的民族划界,奠定了今天中亚民族国家的最终版图。虽然经历了长期的外部侵略和奴役,但中亚各民族十分珍视自己的文化传统,并且在20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后迎来了发展的新契机。

  民族宗教的万花筒

  中亚地区民族众多,现有130多个不同民族。如果把古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民族都计算在内,大概有成千上万的民族和部族留下过自己的足迹。在长达数千年的演进过程中,有的民族迁徙他处或最终消失,有的现代民族则是由多个古代民族融合而来。今天的中亚主要由五个主体民族即哈萨克、乌兹别克、吉尔吉斯、塔吉克和土库曼民族组成,他们有着各自特殊的形成条件,彼此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中亚的民族分布相当复杂,呈现“大杂居、小聚居”的特点,不同民族生活的地域相互交错,同时又在一定程度上保持自身文化的独特性。

  中亚历史上曾经历过数次对整个亚欧大陆都产生冲击的民族大迁徙。其中公元前2000年到公元前500年的三次大迁徙,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当地居民的民族构成。在民族迁徙过程中,有一些古代民族顽强生存下来,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辉煌篇章。中国古典史籍详细记载了到阿拉伯帝国吞并前中亚的民族史,出现了很多今天耳熟能详的称谓:大月氏、乌孙、康居、粟特、大宛等。许多民族从中国北方大漠甚至是黄河流域迁至中亚,如公元1世纪的匈奴人、公元3世纪的鲜卑人、5世纪的柔然人、6世纪的突厥人、10世纪的契丹人等。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iden.cn/tour/219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