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旅游

停摆60天按下重启键,旅行社复工路上的喜与忧

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全国旅行社业务已经停摆了近60天。近日,终于有利好的消息传来,多地的政策已经允许省内游业务恢复营业。

据了解,目前上海、陕西、新疆、四川、贵州等多地文旅局已经发布文件对旅游企业复工复产做出明确要求,除跨省和出入境的团队旅游业务及“机票+酒店”旅游业务以外,企业可恢复开展旅游经营活动。这意味着,旅行社的部分省内、市内旅游业务被解禁,被按下暂停键的旅行社正式进入复苏期。

然而,面对已经解禁的省内游业务,旅行社在感到开心的同时,也在焦急等待市场更大的解禁消息,有多位旅行社负责人对闻旅表示,省内游对于旅行社来说能做的产品有限,缓解现有困境效果杯水车薪。

1、多地省内游恢复,旅行社却依然“愁”上心头

3月14日,上海市文旅局下发《关于本市旅游企业恢复部分经营活动的通知》,规定上海市各旅行社和在线旅游企业不得经营跨省(区、市)和出入境的团队旅游业务及“机票+酒店”旅游业务。上述范围以外的经营活动可正常开展。

接到通知后,总部位于上海的匹匹扣旅游圈马上恢复了周边游(市内市郊)和酒店套餐业务,重点放在以踏青、赏花、采摘新农业为主题的短途线路产品上,并上线30多个酒店预售产品。

“因为疫情的关系,消费者将出行的安全性放在需求的第一位,因此生态、度假休闲类的酒店套餐产品更受欢迎,譬如无锡拈花湾酒店+景点联票套餐产品,无锡鼋头渚樱花山庄等,咨询预定的人非常多。从出游形势上来说,自由行还是大多数,散客成团基本是以家庭游为主,几个家庭组成的20人左右团队较多。因此业务已经能正常的开展,但恢复的速度比较缓慢” 匹匹扣旅游圈CEO李爱玲对闻旅表示。

上海岸上鱼国际旅行社负责人金翊在对恢复省内游感到高兴的同时,也仍有担忧。他表示不能够跨省经营对于旅行社来说能做的产品十分有限,目前的情况来看仅比较有知名度的景区目的地的周边游产品以及自驾游套餐询问的游客会多一些,但这种短途出游,本地居民很少有会选择跟团,而且一般当天往返不涉及住宿,利润空间十分有限。对于缓解疫情带来的压力,可以说杯水车薪。

据闻旅了解,有旅行社即便是收到了省内游解禁的通知,但现阶段仍没有恢复营业的打算,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省内游产生的通过旅行社出游的需求有限,更多是自助出游,即便是现在推出周边游产品也无法覆盖复工所产生的成本,还是会继续观望一段时间,等到跨省经营的禁令解封后,在考虑恢复营业。

事实上,自景区开始恢复营业以来,宅在家中近两个月的消费者早已按捺不住外出游玩的心,江西武功山景区、河南新乡宝泉景区等多个旅游景区在开园后都被游客挤爆,导致景区不得不紧急限制入园人次,而这些游客,大多是自驾游出行,彼时旅行社省内业务还尚未恢复。

有业内专家解读,从疫情形势来看,国内游必会成为今年各家旅行社的业务重点,但省内游会更侧重自由行、一日游,不涉及酒店以及大交通,旅行社揽客的空间不大,反而对于线上OTA来说更加有利,只有到跨省旅游禁令真正解除时,对于旅行社来说才是真正进入业务复苏的快车道。省内游解禁是一个积极信号,也是对国内游全面恢复的试水,毕竟疫情危机尚未完全解除,游客也需要通过短途的出游来恢复旅游消费的信心。

2、旅游保证金退还仍难解企业现金流压力

自文旅部1月26日发布旅游企业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旅游产品的通知后,旅行社的“抗疫战争”就正式打响,除了业务全面停摆,游客的退款需求成为旅行社面临的巨大挑战,特别是中小旅行社,能否挺过退款压力成为能够继续撑下去的关键。

拥有五十多家门市的内蒙古民族国际旅行社是当地经营20几年的老牌旅行社,疫情发生后,各种退款申请如雪花一般涌来,让作为旅行社常务总监的张贇馨倍感压力。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集中的退款申请需求,一边是消费者急于拿钱恨不得申请之后马上到账,而另一边是供应商押款不退,作为旅行社两头承压。再加上停业没有了进账,有一种锅里吃完,库里没了,连买米买面也找不到地方的危机感。”

广州喜玩国际旅行社负责人也对闻旅表示,疫情业务停摆给旅行社带来的影响不仅仅是不能发团,还有各个供应商在春节假期储备的大量库存都被积压了,且旅行社会提前预付很多费用给地接社、航司和酒店,再加上春节前夕给员工做了结算、发了奖金,本来就处于账上现金比较脆弱的时期。这个时候遇到大量游客的退款申请产生的垫资需求,资金链很容易绷断。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iden.cn/tour/2200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