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旅游

曾经当过巫医的彭玉麟是如何当上清朝军政要员的?

  湘军大将彭玉麟当过省长,最高官阶是军委主席兼国防部长,位高权重,是大清帝国的军政要员。他出身贫下中农,历任班长、排长、营长……一路升至国防部长,从农民到将军,无疑是励志杂志的话题王。

  不过,彭玉麟还有一样基层经历不乐意被人提起:他曾当过一阵子巫医。朱元璋当过和尚,后来当了皇帝,谁提起僧啊秃啊光头啊,他跟谁急;彭玉麟也是一样,忌讳江湖郎中啊社会游医啊之类的称呼履历表上,他把这段经历给删除了。

  说起来,彭玉麟其实并不乐意当巫医。他有个发小,叫萧满,两人一起就读于衡阳的石鼓书院。萧满这厮最喜欢给人治病,石鼓书院又不是石鼓医学院,老师只教四书五经,不教《本草纲目》,何以去悬壶济世?大概萧满自习了些丹砂道术,夜读了些怪力乱神,不懂望闻问切,就敢给人大开方子,走神医之路了。如果只是无照行医也就罢了,儒家出身的这厮还喜欢道术,“且好扶箕”。

  扶箕也叫请笔仙,一人给一个木雕菩萨手上握根筷子,叫乩笔,下面的盘里平铺米粉。神姑法术做完,说声起,那人便如中邪一般,在盘上写字,你有什么要问神仙的,你问他写,他所写的,即是阴界与仙界向你传达的信息。

  萧满好扶箕,每次都来请彭玉麟,萧满负责焚符召仙,彭玉麟负责运笔于沙盘作字。当时的人迷信,常为这种怪力乱神疯魔。若有人生病,首先想到的往往不是去看医生,而是去请萧、彭两人来扶箕,问神仙,其人患什么病,要吃什么药,要请什么道士,要作什么道场,一一写在沙盘上,按沙盘上的方子,治病救人,救死扶伤。不过,萧、彭两人合伙行医,神神道道的,还蛮神,据说搞出了大名声,“有问休咎者,有以病求方者,几无虚日”。

  萧满自己也特别迷信这事,彭玉麟却不以为然,只是跟着混。好在彭玉麟自知斤两,开的方子里都是绿豆、陈茶、生姜与炒盐捂肚脐眼之类,药不死人,碰到寒气发痧类,歪打正着,真能起死回生。

  衡阳有位老公务员,其儿媳妇患了小病,请来萧、彭医疗二人组。净手,焚香,祷告,再扶箕,然后彭玉麟开方子:“无端恶疾到心头,老米陈茶病即瘳,持赠与君惟二味,会看病起下高楼。”方子里是两味药,一是老米,一是陈茶,都吃不死人,或许还能治病。果然,次日,老公务员给他俩送“妙手回春”锦旗与“华佗再世”牌匾来了那儿媳妇居然被治好了。

  彭玉麟晓得这是十五撞月半,巧合而已,萧满却真以为是通神,洋洋自得,天天缠着彭玉麟去扶箕。

  某日,萧满慌里慌张来找彭玉麟,一进门就高喊老同学救命。原来,衡阳有个集贤书店,老板娘发神经,请萧神医去医治。萧满前几次喊彭玉麟一起去,老彭不去,老萧就另外请了搭档,谁知扶箕扶了一回又一回,老板娘病情没一点好转,眼看神医神话即将破灭,萧满快急死了,彭玉麟知道所谓扶箕都是骗人的,怎么能驱妖呢?他不想去,但萧满好说歹说,最后拖起彭玉麟就走。彭玉麟路上问病情,萧满告诉他,说老板娘住在楼上,总往楼下扔家什砸人,店里的书都被砸完了,其他家具也都成破烂了。

  彭玉麟问清了病情,路上形成了治疗方案,一到书店,他豪情顿发:“说完就径直往楼上走,萧满扯着他的脚说,要去,我俩一起去,也好壮壮胆。彭玉麟推开他,咚咚咚直往楼上,拦都拦不住,进门便将自己的书生帽子摘了,露出光亮的脑门儿,高呼道:“妖能够飞石击人,何不敲吾头。”

  看到这么一位猛汉,妖怪都怕了,老板娘钻到床铺里,拉了蚊帐藏身,被子盖头。彭玉麟喊来店老板,叫他将老板娘被子掀开。然后呢?“萧满即取清水一瓯,画符其中”,两人开始装神弄鬼,扶箕起来。

  嘿,好了,老板娘病愈了老板娘估计是患了癔症吧,一个猛汉突然撞其闺房,她哪能不神经激灵?神经病经了神经激,自然病愈。彭玉麟将病愈之功记在科学上;萧满呢,将治愈之力,记在菩萨上。

  这回治人,再次误打误撞,治好了。彭玉麟晓得其中缘故,不敢以此做稻粱谋,更不敢以此上电视上报纸,将自己捧进神医榜。萧满则不同了,自以为是张悟本,啥病都敢看,什么疑难杂病都敢去治,其医疗器械就是一副木雕,其包治药方则是一碗清水,这般医疗,当然治不死人,只会误杀人。有一回,萧满又死缠烂打,拉彭玉麟去行医,差点出大事,误了彭玉麟此后国防部长的美好前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iden.cn/tour/248990.html